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4800億內陸核電蓄勢多地爭項目

4800億內陸核電蓄勢多地爭項目

4800億內陸核電蓄勢

高層表態由“適時啟動”到“抓緊啟動”

今年以來,高層八次支持核電建設的表態,將中國核電這列火車推向了快車道。而從政府高層的表態來看,核電的發展由年初的“適時啟動”轉化為而今的“抓緊啟動”,核電建設再次提速。

雖然內陸核電并未被納入“十二五”期間核電重啟之列,但國家能源局年初關于“做好內陸核電廠址保護”的表態,讓國內多個省份已經開始進行前期的部署。

7月10日,中國廣核集團與貴州省簽訂投資意向協議,斥資380億元上馬兩個核電站項目。“這是一個典型內陸核電項目,目前應該還沒有國家的批文。”7月22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王亦楠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與上述項目一樣,目前一些內陸核電項目在前期尚未獲得批文的情況下,訂單便接踵而至,核電建設一觸即發。

多地爭奪核電項目

迄今為止,雖然能源主管部門并沒有把內陸核電重啟納入議事日程,但這并不妨礙地方政府和核電企業布局內陸核電項目的積極性。

眼下首當其沖的是貴州省。

7月10日的“貴州省清潔能源發展懇談會”上,貴州省與中廣核簽約了兩個投資總額為380億元的內陸核電項目。中廣核的投資意向是,2014年至2020年期間,擬投資350億元,建設銅仁核電站項目;擬投資30億元,建設貴州小型堆核電站項目。

除貴州外,江西、湖南、遼寧等地有關內陸核電的消息更早傳出。

在今年5月的第四屆中國核能可持續發展論壇上,湖南省能源局局長王亮方在作報告時說,核電將成為湖南省電力供應的主力軍。“湖南爭取在‘十三五’適時啟動核電項目。”王亮方表示。

同樣在5月,江西省發布的《江西省電力中長期發展規劃》稱,力爭2020年投產一臺核電機組。此前,江西省要求密切關注國家內陸核電政策,跟進、推動彭澤核電項目。而經濟發達的浙江省也不甘落后,稱今年投資涉及的核電項目共3項。

記者統計發現,打算發展內陸核電站的省份還有:廣東內陸地區、四川、重慶、河南、吉林和黑龍江等。

除爭奪內陸核電項目外,一些二期核電項目也已蓄勢待發。如紅沿河二期核電項目、福清五、六號機組、徐大堡一期、陸豐一期、海陽二期、三門二期等。

在過去的三年,從暫停到解凍重啟,再到新項目開工,中國核電步入加速期。

雙重效益

“和其他重大項目一樣,核電站投資數額巨大。”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微博]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在當前地方債務加劇、房地產不景氣的大背景之下,唯有重大項目對地方經濟的拉動起到立竿見影的功效,核電項目因此成為各地爭搶的香餑餑。

福清核電項目,就是一個典型。

“在2008年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形勢下,福清核電項目的開工對擴大內需、拉動經濟增長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僅在就業崗位方面便可以提供1萬多個崗位。”當地官方稱。據悉,該項目是在2008年4萬億元計劃中實施的重點工程, 6臺核電機組,實行一次規劃,連續建設,總投資近千億元。

事實上,中國的核電市場具有良好的預期。記者查閱的數據顯示,迄今為止,中國核電裝機僅占發電總裝機的2%,而世界的平均水平是16%-18%,所以,未來核電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從2012年10月24日國務院會議后,又開工5臺機組,裝機容量約400萬千瓦。

受此影響,核電設備的訂單也如潮而至。

據報道,日前某電纜企業中標中廣核工程有限公司《陽江、紅沿河5-6號機組LOT73全廠非K1類電力電纜采購》項目,合同金額達5024.92萬元。而這只是眾多訂單中的一個。

在國內核電項目啟動及海外市場出口的推動下,核電需求無疑大幅增長。有機構預計,2014年新增項目數相比2013 年增幅有望達到100%-200%,設備投資需求近700億元。按照2020 年8000 萬千瓦的規劃,核電設備投資總需求有望接近4800億元。

“內陸核電項目建設將迎來新的曙光。”在與貴州簽署核電投資協議時中廣核副總經理譚建生說。“核電是如今唯一現實的、成熟的、可大規模發展的清潔替代能源。”貴州社科院一位專家對記者表示,“能源+經濟”的雙重效益助推地方盼重啟。

本報記者注意到,多地在部署今年的經濟工作時均提及要上馬一批重大項目,其中往往就有核電。正是這樣,各地對核電項目的爭奪相當激烈。

內陸核電爭議猶存

各方對上馬內陸核電項目的爭議始終很激烈。

記者注意到,政府層面穩步啟動核電建設的信號,并沒有徹底將內陸核電項目一棍子打死——國家能源局在2014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中就要求“做好內陸地區核電廠址保護,下一步繼續再發展內陸的核電”。

與此相關,各地也刮起了一股內陸核電選址的旋風,包括貴州、四川、重慶等多個內陸省市,有的已簽署投資意向協議。“不管是內陸風,還是東南風,刮的都是核電風。”22日,四川一位地方官員向記者證實,當地要求招商引資要向能源領域挺進,重點考慮與核電相關的配套項目。

自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事故暫停審批核電項目以后,如今只有內陸核電是否應該上馬還存在爭議。

關于內陸核電的高風險性,王亦楠不久前撰文稱,無論從安全性、清潔性還是經濟性上來說,核電都不應該是中國能源結構轉型的戰略選擇,更不應該冒巨大風險發展根本不適于中國國情的內陸核電。此文一出,爭議不斷。

“核電發展的最大阻力在于核事故處理、核廢料處理等技術性難題。”王亦楠告訴記者,核廢料處理,至今各國也未能找到應對辦法。不過,中國工程院院士、輻射防護和環境保護專家潘自強則多次表示,內陸核電站是安全的。

而接受記者采訪的地方政府和核電企業則明確表示希望內陸核電盡早開工建設。“若項目長期不能開工,前期的巨大投入將化為泡影。”7月22日,中核北方核燃料公司一女士說。當日,海南核電有限公司一員工也對記者說,內陸核電不開工,給企業帶來的損失更嚴重。如停工的彭澤核電項目,每年的財務費用在1億元以上。

地方政府也是力挺啟動內陸核電。今年兩會期間,湖南代表團以全團名義提出盡早啟動內陸核電項目的建議,但未被采納。“內陸核電肯定是要發展的,取決于國家層面總的安排。”林伯強表示。


(責任編輯:wzx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