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電價下調落定或降約1分錢 發電系統集體反對

電價下調落定或降約1分錢 發電系統集體反對

盡管遭到發電系統的集體反對,但是上網電價最終將如期下調。

8月6日,記者從接近國家發改委的消息人士處獲悉,上網電價下調的政策已經敲定,下調幅度在0.01元/千瓦時左右,各地區下調幅度有所差別,具體下調的時間尚未最終確定。該人士同時告訴記者,此次上網電價下調主要是受到近期煤價持續走跌的影響,煤電聯動機制是本次調價的主要因素。

“0.01元的下調幅度,對電力系統的影響暫時不是很大,畢竟今年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對五大發電集團來說,每家下半年大致將損失十幾個億。”五大發電集團一專家告訴記者。

煤價下跌幅度遠超5%

“討論了一段時間,雖然電力方面因為火電虧損問題,并不贊成下調上網電價,但是因為近期煤價不斷走跌,電價下調一事基本已經確定。”河南一家電力企業人士告訴記者。

此前有媒體曾報道,有江蘇某電力企業人士對外證實,國家發改委已開始與電力企業商討上網電價下調的事宜,煤電聯動機制是該次調價的重要原因,不過未透露調整幅度等細節。

我國從2013年初開始實施的新煤電成本價格聯動辦法,將煤價變化5%作為電力調價的觸發條件。2011年底開始,煤炭價格從高峰一路下跌,最近一期的環渤海地區動力煤更是跌破500元/噸,煤電聯動作為電價定價變化的機制,其變動幅度已遠遠超過觸發條件。

7月23日,海運煤炭網指數中心發布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顯示:本期(7月16日至7月22日)5500大卡動力煤綜合平均價格報收為498元/噸,周環比下跌8元/噸,環渤海動力煤價噸煤跌破500元,刷新了2010年10月13日發布以來的最低紀錄,也創下了連續8周下跌的紀錄。

煤炭行業分析師李學剛指出,一方面,進入7月份之后,盡管已經進入夏季電力和煤炭的消費高峰時節,但是當月上旬電力生產和消費依然低迷,電煤庫存高企、采購積極性不足,使得對今年夏季動力煤市場演繹“靠天吃飯”行情的希冀受挫;另一方面,盡管6月下旬至今主要煤炭生產企業集團多次降價,但是環渤海主要發運港口的煤炭庫存持續高位運行,使得主要煤炭企業的促銷壓力揮之不去,繼續降價的“預期”不僅增加了市場對價格走勢的“悲觀”情緒,抑制了采購需求,也直接打壓了煤炭交易價格。

“前一段時間煤價的暴跌,下跌幅度早就超過了煤電聯動的波動幅度,也直接促成了此次電價下調。”五大發電集團一專家告訴記者。

該專家告訴記者,如果此次電價下跌幅度平均0.01元,對電力系統的影響暫時不是很大,因為今年已經過去一大半了。對五大發電集團來說,每家下半年大致將損失十幾億。

2013年以來電煤供應總體寬松,價格跌跌不休,但電力企業形勢同樣不好。中電聯的數據顯示,2013年火電的虧損面達到了20%左右,特別是供熱板塊2013年虧損了53億元,虧損面達到70%,今年一季度又虧損20億元。

利空煤炭行業

煤價的下跌直接導致了下調電價,而電價下調又將大大利空煤炭行業。

中宇資訊分析師關大利則告訴記者,按照電價下調1-2分來折算,煤價相對于調整在20-25元/噸左右。這對于目前已經低位的煤炭市場來說,是一個大大的利空。當前下游電廠煤耗在迎峰度夏因素影響下,略有回升,電廠庫存也出現了回落,但是庫存多高于15天左右安全線,所以電廠采購積極性并不強烈,加上煤企產能控制也不明顯,且工業用電量增速有限,而受制進口及大煤企主動限產尚未明確,所以短期供大于求的格局不會發生根本逆轉,煤價反彈難度不小。

“煤價沒有上行趨勢,在買方市場格局下,電廠話語權明顯提高,電價下調帶來的壓力電廠勢必會通過壓低煤價來向煤企轉移。不過電廠始終最關注的還是煤價,而其對于煤價的打壓并不會因為電價的調整而出現大幅變化,所以短期內完全將壓力轉移也不可能,煤價短期快速下行的預期同樣不強。”關大利認為。

為了挽回煤價的頹勢,進入8月,國內各大煤企均出臺了新的煤價政策以救市。中國神華8月1日發布的調價信息顯示,相比7月的結算價格,此次神華各卡數動力煤價格均上漲4元/噸,這也是神華自5月份以來首次上調煤價。

除了穩定價格,近期神華、中煤也開始推出限產計劃。神華集團副總經理兼神華銷售集團公司董事長王金力近日宣布,神華全年將調減產量5000萬噸、調減銷售量6000萬噸。

招商證券研報認為,經過前期煤價下跌后,煤炭基本上全行業虧損,預計冬儲煤開始、水電衰退,四季度煤價預期反彈,若限產保價和限制進口實施,將進一步支撐煤價。

燃煤發電仍將是主流

雖然受到煤炭、電力生產和消費均相對低迷的影響,煤電價格均在走跌,但從我國目前的能源結構來看,燃煤發電仍將是未來的主流。

上述電力專家認為,雖然此次下調了電價,但并不意味著我國電價水平就高,從長遠看,電價應當是處在一個上漲的周期,因為受國內資源的制約,在未來一段時間我國還將是以煤電為主導的地位,而燃氣發電只能是用來滿足調峰需求。

“我國全國平均煤電發展的煤耗已經是世界平均最高水平,從污染控制來說,單位千瓦的煙塵等排放也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燃煤發電的經濟性好,現在排放標準也已經很高了,短期內其地位將不會被取代。”該專家指出,燃氣發電受制于高價格的天然氣,發展前景有限。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秘書長王志軒也在“2014夏季全國煤炭交易會暨東北亞煤炭交易會”上提出,第一還是優先發展水電,其次是優化發展煤電,積極發展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發電,試圖發展天然氣發電。煤電要加快向西北部的轉移,核電從沿海向內陸輻射,天然氣發電主要布局在用電的需求中心。“未來綠色清潔能源發電將進一步加快發展,特別重要的是煤炭綠色發電將長期處于基礎的位置,如果沒有中國煤炭綠色的發展,也就不可能有中國電力和能源的綠色發展,而且要解決中國的環境問題和能源問題,也必須對煤炭進行綠色發展,特別是提高煤炭轉化為電力的比重。”王志軒稱。


(責任編輯:投資發展部)